地耳香

版次:y8    作者:颜克存来源:    2021年09月14日

地耳香

■颜克存

地耳贴地而生,望天而长,听风听雨听雷,懂草木知鸟兽。母亲说它是大地的耳朵,是人们舌尖上跳动的音符,鲜香味美,可养人肠胃。

地耳是野生地曲莲的别称。在我的故乡,地耳是一道别具特色的美味佳肴,食人喜称“天菜”。地耳生命力脆弱,久雨久晴都无法正常生长,雨期过长,地耳腐烂,天晴数日,地耳失水干枯,因天气变化而生生灭灭,四季轮回。

鲜嫩地耳,生于雨后。春夏季节,地耳生长最旺,短暂的雷雨过后,地耳便顺着大地蒸发的水汽冒出头来,紧贴着田垄、坡地、石台、路沿、地埂生长开来,一簇一簇,挨挨挤挤,黑里透绿,软软地铺在地上,静静地倾听万物生长的声音。

“地踏菜,生雨中,晴日一照郊原空。庄前阿婆呼阿翁,相携儿女去匆匆。须臾采得青满笼,还家饱食忘岁凶。”这里的地踏菜就是地耳。雨过初晴两三天,是采摘地耳的最佳时机。此时手提竹篮,行至地耳生长处,双手拨开杂草,黑里透绿的地耳便出现在眼前,看着十分诱人。

地耳好看好摘不好洗,采摘回来的地耳,要先择出粘在耳肉上的细小杂草,然后置于流水下反复冲洗至干净,再放于盆中,撒上盐,浸泡一段时间,去除所有杂质。地耳洗净后滑润透亮,柔软轻盈,捏在手里,蓬蓬松松,滑嫩水灵,瞬时就能勾起人的食欲。

野菜种种,唯地耳罕见。地耳应雨而生,肉质单薄脆嫩,新鲜水灵,做菜极易入味。洗净的地耳,经开水淖过之后,可醋溜、热炒、煨汤、凉拌,荤素搭配味道均佳,也可做馅儿,样样都别具风味。

记忆中,地耳在我母亲手里总能做出不同的花样,尤其是地耳炒鸡蛋和地耳豆腐汤是我的最爱。一席大地梦,满腹地耳香。那留存在唇齿之间的带着泥土芳香的醇厚气息,对我来说,既融入了母爱深情,又包含了我儿时的点滴情怀,一生想念,一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