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脚屋

版次:y8    作者:杨松华来源:    2021年09月14日

朴实的脚屋

■杨松华

昔日的乡村,每家每户都有几间脚屋,可用来做厨房、厕所、猪圈,更是放置禾草、农具的杂物间。那时候,脚屋的多少,可以衡量一户人家的富裕程度。

脚屋是正屋的依附品,正屋可以住人,招待来家的客人。脚屋有点杂乱,但农家最生动的节目,多在脚屋里发生。

脚屋与正屋一墙之隔,多为这家的厨房。在这间脚屋里,一日三餐,烟熏火燎,构成农家最忙碌的光景。主持这间脚屋的,多为大妈或婆婆,她们在这里奏响家庭的清晨乐章。厨房里的舀水声、锅铲碗筷碰撞声、刀落砧板声,并没有吵醒喜欢赖床的年轻人。没有这些清晨奏鸣曲,没有烧柴的呛味,他们反而睡不踏实。

脚屋如果够宽敞,可以放一张木桌、几把椅子,全家大小都可以坐在这儿用餐。桌上的人吃着,眼睛还看向一旁的灶台,婆婆还在急火火地做着最后一道菜。此时,她会根据桌上人的提议,灵活地调整菜的味道。婆婆乐得被桌上的人支使。

离厨房较远的,大多是家里的茅房。一扇不大严实的木门将茅房与院子隔开。乡下的茅房作用很大,既是一家人解手的地方,也是养家畜的地方。这里最有生气,一年到头养着家畜,需要家里人频繁进入喂食。茅房旁边的脚屋里,会放上几个大瓮,里边是糠屑,还有煮熟的野菜。

挨着茅房的还有柴房。这里堆放着捆好的树枝和劈好的硬木块,它们不断被取去烧水煮饭,又不断从外面补充进来。这间脚屋,可大可小。柴房大,说明这家可能是四代同堂,七八口甚至十来口人吃饭,储备的柴火要充足;柴房小,说明可能是分家过日子,柴火用量小。

挨着柴房的是农具杂物间。乡下人种田,犁、耙、镰刀、锄头、铁锹等农具不能少,晒篮、肚篮、菜篮不能少,簸箕、米筛、土筐不能少。它们或靠墙脚放置,或挂在墙壁上,有用架子支起的,还有直接丢地上的。杂物间里的东西比较零乱,里面还有些瓶瓶罐罐、大扫帚、烘手笼,以及坏了舍不得丢弃的物品。杂物间是农家人必备的脚屋。

记得小时候,我家也有以上几种脚屋。厨房里,多数时候闪动着母亲忙碌的身影,除了一日三餐,母亲还要在里面用间筛筛米,制作咸菜、腌菜。这间脚屋是我家人每天进出最多的地方。另一间是我家的茅房兼猪圈。我的少年时代,经常帮母亲喂猪、冲洗猪圈。

一到雨雪天,母亲就会一头扎进柴房,将长的柴扭折成柴把,然后一堆堆码起。那些年,我家的柴房终年塞满了母亲精心扭捆的柴把。一旁的杂物间里经常传来父亲敲敲打打修理农具的声音,他会制作简单的菜篮、掏饭箕、土筐等。我家的杂物间,总被父亲整理得井然有序,农具被他擦得锃亮。

如今,走在儿时的村庄,往昔的那些脚屋已经不见了。现在的乡村焕然一新,高大漂亮的楼房内有现代化的厨卫间,田地由现代化机械耕作,已不需要脚屋堆放那些老式农具。只是,我一直怀念着那朴实的脚屋,它们寄托了一代人的乡土情怀,当年的日子过得那样绵长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