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叽班长

版次:y8    作者:樊阳来源:    2021年09月14日

磨叽班长

■樊 阳

我所在的班组有一位磨叽班长,他的“磨叽”让我一生难忘。

一次,我刚交接完白班,班长过来开始安排工作任务。“小樊,今天倒闸操作停1号变压器,先把操作票填好,咱俩操作。”我填完操作票,到高压室准备作业。“小樊,咋不拿操作票呢?”“班长,就一个单格操作,几秒钟的活儿,拿操作票也是装样子。”“那也得按操作规程办事,赶快去拿操作票,我监护、你操作,我唱票、你复诵,确保倒闸操作万无一失。越是看似简单的操作,越容易麻痹大意,出现误操作。去年,咱厂变电所检修完后,一个高压格没拆接地线就送电,引发了‘放炮’事故,造成本厂及周边数个厂子停电停产,怎么还不吸取经验教训啊?这种低级错误可不能犯啊。”看班长喋喋不休,越说越急,我听得耳根子发麻,赶忙说:“好,好,我去拿操作票就是了。”

我把操作票拿来后交给班长,“小樊,别忘了操作时带上线手套。”班长一边嘱咐,一边看操作票,“小樊,这还没操作呢,怎么操作票上就盖章了?”我说:“班长,我寻思着填票就是个形式,所以就……”“重写,从今天起,任何操作都要严格遵守规章,完成一项,确认一项。”我不情愿地又重新填写了一份操作票,然后按步骤操作着。操作完后,我把工具送回工具箱,锁上箱门,在高压柜相应的格子上挂上“有人工作,禁止合闸”的警示牌,觉得这下可以轻松一会儿了,就坐在椅子上休息。这时,又传来了班长的声音:“小樊,你交接班记录写得有些潦草,不仔细,以后必须改正,从本月起站内要加大对基础工作的考核力度,不符合要求的要处罚。”我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说:“班长,你是不是找茬儿呀,唠唠叨叨的,怎么还威胁扣我钱,当个小班长你都找不着北了。”还没等他解释,我就走了。

午饭后,班长主动找我谈心:“小樊,你别嫌我工作磨叽,我唠叨安全都是为你好。还记得我上午跟你说的变电所发生的误操作事故吧,那次如果有人能多说一句,相互提个醒,就不会出现事故了。我没有想整谁的意思,一切从安全角度出发。我既然当了班长,就要对大家的安全负责。”我听他这么说,心里舒服多了,也理解他了。

一周后的白班,我接班巡检设备时发现高压室信号显示已送电,但电表不运转,我又参照其他送电格,电表都在正常运转。我心想:不用电了,还送电,干脆把开关关了算了。刚要伸手去关开关,我就想起了班长的话:“要严格执行联系制、监护制、确认制,确实、确信、确认后再操作。”想到这儿,我便回到操作室向班长汇报情况。“你昨天休班不知道,那个电表坏了,今天正准备更换。”我听了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鲁莽行事。要不是当时想起了班长平时磨叽的那些话,让我绷紧了安全弦,没有盲目作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紧紧握住班长的手,说:“班长,真得感谢您平时的磨叽,否则我巡检时就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