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油频发,海洋保护引发普遍担忧

版次:y7    作者:本报来源:    2020年09月16日

斯里兰卡海域油轮起火,毛里求斯海域货船搁浅漏油……

漏油频发,海洋保护引发普遍担忧

本报综合报道 当地时间9月3日凌晨,印度石油公司(IOC)租用的“新钻石”号油轮在斯里兰卡东海岸起火。该油轮满载27万吨原油,从科威特艾哈迈迪港出发,前往印度帕拉迪普港。“新钻石”号油轮在斯里兰卡东部海域起火后,燃油外泄至海上,各界忧心或引发环境灾难。不过,斯里兰卡海军9月13日表示,他们已封住漏出燃油的油轮海水入水口。另外,荷兰救援公司SMIT表示,其专家已登上这艘油轮,发现27万吨原油未受大火影响。该公司称,“装有原油的货舱完好无损”。

这不禁让人想到前不久在毛里求斯东南部海域搁浅的日本籍货船“若潮”号。7月25日,“若潮”号在毛里求斯东南部海域搁浅,全体船员撤离。8月6日,货船船体破裂,大量燃油泄漏。据当地媒体报道,这艘货船载有约4000吨燃油,至少1000吨燃油泄漏至附近海域,给当地造成了巨大的环境破坏。

国际油轮船东防污染联合会追踪了自1974年以来发生的9351起意外漏油事故。根据这一研究,大部分漏油事故是由日常操作造成的,如装货、卸货和装载燃油等。作业时发生的漏油事件中,91%的漏油量都很小,每次大多小于7吨。而由碰撞、着陆、船体损坏和爆炸等事故造成的漏油一般规模要大得多,84%的溢油损失超过700吨。

珊瑚复原需要数十年

专家表示,“若潮”号泄漏的浮油向远离毛里求斯海岸的方向漂移,油迹分散到民众无法到达的海域。在毛里求斯海边生活了数百年的珊瑚面临生存危机,复原工作可能需要数十年,有的损失将是永久性的,有很多环境敏感的地区受到了影响。这艘油轮在埃斯尼角附近搁浅,就在蓝湾海洋公园的北面。这些地点都被《湿地公约》列入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

漏油地点附近的小岛艾格雷特岛也受到了影响。珊瑚岛保护区有许多洞穴,海水会与地下水混合,污染土壤,严重影响当地特有植物。毛里求斯当地的保护组织用了30多年时间和30多万株植物创造了这样独特的沿海森林,那里是极度濒危物种毛里求斯橄榄白眼、濒危物种毛里求斯艳织雀和易危物种粉红鸽的家园,并且当地人已经开始恢复岛上独特的植物,清除入侵物种。石油本身并没有泄漏到岛上,但是化学物质可能已经渗入到珊瑚中,而且泄漏事故带来的烟雾也可能造成影响。

除去短期的威胁之外,石油泄漏所释放的有害成分对海洋生物还会带来其他方面的长期影响,包括繁殖受损、生长受阻、病变和疾病等。

需要全球协作支持救援

据报道,由于当事国处理事故速度比较慢,因此需要找到全球共同协作的方式支持救援,确保用于救援和恢复生态的资金到位。

毛里求斯漏油事件表明,即使在相对有利的条件下,应对重油泄漏的行动也有局限性。有专家表示,航运业必须停止使用燃料为船舶提供动力,因为燃料在燃烧时污染空气,发生事故时污染海洋。毛里求斯发生的事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经常把商业考虑置于安全和环境之上的工业不可接受的行为模式的一部分。简而言之,航运业必须找到一条出路,从肮脏的化石燃料驱动的航运时代退出。

毛里求斯此次事故演变成灾难性事故,最为关键的是,在漏油事故早期被发现时,相关方反应不够及时,没有采取预警措施,使当地及具备处理能力的国家未能及时采取行动,致使其错失补救的最佳时期。再加上漏油地点靠近冲浪圣地,海上风高浪急,增加了燃油清理难度。专家表示,这场灾难也暴露了更普遍的能力建设方面的短板。此外,健全海洋维权制度也十分重要。

漏油事件加速企业转型

1989年3月24日,美国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公司所属的“瓦尔德斯”号油轮在阿拉斯加州威廉王子湾搁浅,并向附近海域泄漏了将近4165万升原油。1994年9月16日,阿拉斯加州的一家联邦法院判处该公司缴纳50亿美元的罚款。

发生在2010年的英国石油公司(BP)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件导致11人死亡,数百万桶石油从马孔多油井流入墨西哥湾海域。该事故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海洋灾难,给路易斯安那州海岸沿线的旅游业和渔业造成了数百亿美元的损失。美国联邦法庭最终裁定对英国石油公司罚款208亿美元。2020年6月29日,BP宣布将全球化工业务以50亿美元价格卖给英国石化巨头英力士,预示着这家老牌石油巨头已经为“低碳转型”准备就绪。

值得注意的是,荷兰壳牌石油公司出于对环境保护的考虑,在付出巨额的勘探资金之后,被迫放弃了在美国北部地区生产原油的计划。

(本报记者徐思萌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