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荒”到“书海”

版次:y8    作者:刘禹来源:    2019年09月11日

从“书荒”到“书海”

■刘 禹

我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读书。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回忆起从记事到现在阅读的点点滴滴,顿觉“有话要说”。

儿时接触最多的是连环画,其实就是小人书。那时家里只有两本——《林海雪原》和《烈火中永生》,是父亲的朋友送给我的,被我翻得卷了边。

后来,我突发奇想:可以和别人换着看啊!遂找到大杂院里的四五个小伙伴,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藏品”,每个人少的一两本,多的也就是四五本。有一个父亲在厂里当干部的小朋友,一脸骄傲地告诉我们,他家的小人书可以铺满整整一抽屉,让我羡慕不已。

上小学时,在学校可订阅《中国少年报》《儿童画报》等报刊。经过我多次央求甚至撒娇,父亲终于答应给我订一份《儿童画报》。

还记得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我满脸兴奋地从老师手中接过薄薄的彩色画刊的情形。我小心翼翼地捧着它走到操场一侧,轻轻地翻看目录、内页,粗粗地浏览一遍,然后像抱着宝贝一样将其带回家,坐在书桌前一个字一个字、一张图一张图地精读。

上中学的时候就能在学校的图书馆借书了,我如饥似渴地读书,成了那里的常客。上大学后,做木匠的父亲给我打了一个书柜,把家里的藏书全都放了进去,还有好几层是空着的。那时主要以借书为主,买书很少,原因只有一个——囊中羞涩。

参加工作后,我仍有好些年定期到图书馆借书。从借书多到买书多,这一转折应该发生在21世纪初。我所在的城市有了大型图书批发市场,距离我家不远,每到休息日,我和妻子总喜欢骑车到那里遛遛。那里的书都是打折出售的,我买书的欲望被激发起来,几乎每次去都收获满满。家里的小书柜很快被装满了,后来我又买了两个大书柜。

再往后,我们买了新房,有了自己的书房,买书的速度更是“一日千里”。每每看着书房里的书,我便会想起“汗牛充栋”这个词。

近几年买书更方便了,在网上下单后,书很快就会被送到家,一来二去买了不少“大部头”。只是由于每天看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书虽越来越多,读书的速度却越来越慢。今年初,我们一家三口定了条“家规”:业余时间在家时,一律不看手机,要用这段时间读书。

如今,我又迷上了听书,干家务、散步时总会听上一段。利用碎片时间听书的习惯让我受益匪浅,感觉自己收获了不少有用的知识。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作为一名“读书人”,回望儿时到现在的阅读经历,一步步见证了从“书荒”到“书海”的美妙过程,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从找书看到随时读,感谢祖国,送上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