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认定与赔偿有纠纷,检察官来支招

版次:y3    作者:刘志月来源:    2019年09月11日

工伤认定与赔偿有纠纷,检察官来支招

■刘志月

因涉及各方利益,工伤认定与赔偿确定过程中常会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形。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梳理了近年来办理的工伤认定与赔偿案件,对其中涉及“民事赔偿与工伤保险赔偿能否并行”“工伤认定条件是否齐备如何判断”“劳动关系证明的确认过程是否算入工伤认定申请时限”等常见问题进行了分析。

民事赔偿与工伤保险可并行

检察官提示:这类案件涉及工伤保险与人身损害赔偿两个请求权,两者法律性质不同,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畴,法律也没有作出禁止同时行使两种权利的规定。

经检察机关抗诉,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环卫所职工廖某亲属得到了交通事故与工伤保险“双重赔付”。在国道一公路段清扫沟边淤泥时,廖某被一辆货车撞伤致死,对事故负主要责任的货车司机赔偿廖某妻子13.8万元。

建始县人社局下发通知,同意一次性支付廖某工伤保险待遇58993.2元。廖某妻子注意到,县人社局通知所附细则扣除了交通事故补偿金额,其实际未得到工伤保险赔偿。

“怎么得到民事赔偿就没了工伤保险赔偿?”廖某妻子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县人社局的通知。法院一审、二审均判决县社保局根据相关地方政府规章作出的通知于法有据。廖某妻子向湖北省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湖北省检察院受理后向湖北省高级法院提起抗诉。终审判决撤销了原一审、二审判决,撤销建始县人社局作出的通知,责令该县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相关检察官介绍,此案主要涉及工伤保险待遇与交通事故赔偿发生竞合时,当事人是否可以要求双重赔偿的法律适用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者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可以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补偿。

检察官认为,这类案件涉及工伤保险与人身损害赔偿两个请求权,两者法律性质不同,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畴,法律也没有作出禁止同时行使两种权利的规定。

工伤认定要综合分析相关因素

检察官提示:工伤认定中,只有对工作性质、外界环境可能产生的诱发性等客观因素综合分析,才能作出合乎立法本意的正确判断。

巴东县的陈某在当地一家公司当门卫。一天深夜,陈某起身为单位车辆开门,返回值班室时,突发左侧肢体偏瘫。巴东县人社局对陈某作出工伤认定。用工公司则申请司法鉴定,认定陈某为原发性疾病,向法院起诉。

认定工伤应同时具备三个要件: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工作原因。湖北省检察院认为,前两个要件法院与当事人均无异议,争议的焦点在于所受伤害是否系工作原因造成的。巴东县气象局出具“气象证明”,证明事发当天该县正值史上罕见的低温、大雪、冰冻灾害天气。而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从事本职工作是导致陈某病发的直接原因。经检察机关抗诉,湖北高院的判决维持了行政机关作出的工伤认定结果。

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是《工伤保险条例》的首要立法目的。检察官认为,工伤认定案中,劳动者所受伤害与工作的因果关系是最为复杂的,只有对工作性质、外界环境可能产生的诱发性等客观因素综合分析,才能作出合乎立法本意的正确判断。

劳动关系与工伤认定不存在必然联系

检察官提示:在建设工程存在非法转包、分包的特殊情形下,工伤保险责任主体的认定并不以劳动关系的建立为前提。

不存在劳动关系,是否必然导致不能认定工伤?建筑民工彭某的经历给予否定回答。

在前往某农场钢结构库房土建工地途中,彭某遭遇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死亡。该工程由湖北一家公司承建后分包给张某,彭某是张某招来的工人。案件经劳动仲裁和民事诉讼,确认彭某与承建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此后,彭某妻子向当地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人社部门以彭某与承建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且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已超过1年时限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彭某妻子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一审、二审均予以驳回。彭某妻子遂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法院再审判决撤销县人社局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对劳动关系进行仲裁和民事诉讼所用时间不应计算在工伤认定申请期限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和住房城乡建设部的部门规章,在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分包情形下,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应予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检察官指出,在建设工程存在非法转包、分包的特殊情形下,工伤保险责任主体的认定并不以劳动关系的建立为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