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方面“解剖”台风“利奇马”

版次:y6    作者:本报来源:    2019年08月14日

台风导致多地内涝,救援人员展开救援

台风“利奇马”造成多地受灾,经济损失严重。为何此次台风影响如此大?台风过境后我们该注意什么?本报整理了相关专家的解答。

从4方面“解剖”台风“利奇马”

1.为何此次台风影响如此大?

移速慢+完整环流结构带来持续强降雨

台风“利奇马”影响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什么?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分析,“利奇马”在海上或刚登陆时,中心强度高,中心风力大,结构比较对称。但其登陆后,呈现空心状,结构开始变得不对称。“也就是说,台风本体结构降水、中心附近降水较弱,风力也比较小。此时,强降雨的分布主要集中在台风北部及台风倒槽,螺旋雨带主要分布在台风北部。”

8月11日,“利奇马”登陆山东后,受地形影响有所减弱。但是,因为移速慢,环流结构保持完整,“利奇马”在一路北上的过程中,就好比一辆巨型洒水车,给沿途的地区带来了长时间的风雨。

首先,“利奇马”正处于大陆高压和副热带高压的“夹击”中,引导气流弱,移动速度慢,登陆12小时后,还处于浙江绍兴境内。这种慢速移动带来了持续性的强降雨。

其次,台风通常登陆后强度会迅速降低,且台风的螺旋结构也会相应受到破坏。但“利奇马”的环流结构保持完好,这让“利奇马”像一台抽水机,将其东侧和南侧大洋上的水汽源源不断地抽取过来,为后面持续性的强降雨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此外,何立富表示,在我国华东地区登陆的台风有不少会出现北上的路径。北上最大的问题是,将很少与台风作战的北方地区直接暴露在台风面前,由于北方本身承受暴雨能力偏弱,而防台的经验又十分缺乏,会大大加重致灾风险。

以去年的台风“温比亚”为例,2018年8月17日在上海登陆,登陆时强度仅为热带风暴级(9级,23米/秒),20日凌晨在山东北部变性为温带气旋,之后进入渤海。而就在这短短4天时间内,山东、河南、安徽、江苏等地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暴雨洪涝灾害。

2.台风登陆后,影响就结束了吗?

登陆≠结束,需高度警惕次生衍生灾害

狂风大作、巨浪汹涌、树倒房掀……作为最严重的气象灾害之一,个头大、能量强的台风从海上生成发展到登陆,经常伴随着巨大的破坏力,那么台风登陆后是否意味着其影响就结束了呢?

何立富表示,台风登陆并不意味着结束,尽管台风登陆后强度会逐渐降低,但仍然携带着丰厚的暖湿空气,一旦与陆地上空的冷空气相互作用,可能会给陆地造成暴雨,甚至特大暴雨,以及雷暴、局地龙卷风等强对流天气。

同时,台风停编也不等于消亡。随着台风强度降低,中央气象台会对其停止编号,台风预警信号也常常会解除,但这不等于台风已经消亡,其残余力量依旧可能产生严重影响。需重点防范由强降雨引发的山区洪水、泥石流、滑坡、城市乡村洪涝及中小河流库塘溢坝、垮塌等灾害和衍生灾害。

此外,风雨直接影响小也不等于安全。即便是台风给内陆带来的直接风雨影响并不大,但也有可能与前期汛情发生叠加效应,增加当地的防汛抗洪压力,尤其是地形复杂的山区及前期土壤含水量饱和的地区,要重点防范山洪、泥石流等次生灾害。

3.为何此次台风一路向北?

登陆地“偏好”或将生变

与以往台风不同,此次台风生成的纬度较高,登陆地点不再“偏爱”华南地区,而是选择华东地区,而后一路向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现象?这是否会成为常态?

据了解,未来一个时期,更多强台风或将出现。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武亮说:“可以把台风想象成一台发动机,当全球变暖后,这台发动机的燃料增多、效率提高,自然输出‘功率’就更大了。”

一般来说,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西北太平洋台风生成位置偏东,台风发展为强台风的可能性也会增大。

像“利奇马”这种“北上”的台风,与在广东、海南、台湾等地登陆的“南方台风”并不完全一样,发生概率较低。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丁一汇表示,整体来看,气候变化会对台风登陆地点北移造成一定影响,但仅凭一次台风过程就得出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他强调,判断台风强度的变化与气候变化是否有关,要看数据质量、数据密度、数据来源和研究方法,并且需要长期观测。从气候变化对未来台风发生位置的影响趋势来讲,“北上”台风的发生数量将会增加。

从全球来看,也呈现出台风、飓风等热带气旋向极地推进的趋势。

武亮认为,具体表现为南半球的热带气旋向南极推进,北半球的热带气旋向北极推进。接下来,我国北方沿海地区或将成为台风的“首选”登陆地。

4.当前台风预测技术有何难点?

台风强度预测仍是难题

及早预测台风是人类减小灾害影响的重要方式之一。近年来,全球的气象专家通过计算机模型提高了台风预报水平,该模型包括各种物理过程和数据资料。

此外,各种新型的、先进的数据收集方法也应用其中,包括数据收集浮标站、气象卫星、追踪器集中探测、沿海观测点和气象雷达等。

浙江省气象台早在8月5日就发布了“利奇马”的登陆信息,日本、菲律宾等周边国家也预测到“利奇马”的形成,但均未能预测到其强度如此之高。

丁一汇表示,新技术、多手段的融入大大提升了台风预测的准确率,但误差仍然存在。

目前,中国预测预报台风的水平与国际大致相同,24小时内台风路径的平均误差为70公里左右。“台风路径预测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精准的水平,进一步提高路径预报精度可能比较困难。”

丁一汇介绍,预测台风“来不来”、在哪儿登陆、移动路径如何已经不是难题,预测台风的登陆强度则日益成为世界难题。

台风是如何变强和减弱的呢?通常,作为热带气旋,台风移动到较冷水域或陆地上空后会减弱,遭遇热带气流时会加强。

如果台风持续在暖水区移动,由于遇热增温与水汽输入增加,对流系统强烈发展,台风会快速变强。这是台风预报的难点,也是未来台风预报的重大挑战之一。

丁一汇解释,台风强度首先受大气影响,大气的温度、湿度、气压、风及凝结过程中潜热的释放都与台风强度有重要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大气要素的变化,均与海洋和陆地的变化密切相关。“台风强度并不是‘大气单方面说了算’,影响台风强度的因素很多,量化难度大,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成熟的台风强度预测模型。”丁一汇说。

(本报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