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湖 三代情

版次:y8    作者:王新立来源:    2019年07月12日

一个湖 三代情

■王新立

在我的记忆里,这样一幕情景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如豆的灯光下,飘雪的小窗前,爷爷一边用芦苇编着过冬的草鞋,一边问我,你知道宿鸭湖吗?你知道咱老家在哪儿吗?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宿鸭湖位于河南省汝南县西北部,是目前全国面积最大的平原人工水库……我之所以能回答得这么流利,是因为答案全印在老师发给我们的教材上。至于第二个问题,我只能摇摇头。爷爷说:“告诉你吧,咱的老家原来就在宿鸭湖湖区,那里有一个叫代塔的村子。1957年,政府把湖区上万户百姓全部搬移出来,咱就搬到了这个名叫周庄的平原小村。”说到这里,爷爷停下了手里的活,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

在爷爷的讲述中,我对家乡有了更深的了解。那里地势低洼,盛产半夏、河蚌、湖草等特色物产。因为芦苇遍地、野鸭云集,人们便把那里称为宿鸭湖。由于地势低洼,多年间,汝河、练江河、韩溪河等大小水系在此经过,导致其终年积水,泄洪缓慢,经常出现河水泛滥、淹没庄稼的现象。特别是1938年夏天,宿鸭湖湖区遭遇洪水袭击,湖区百姓遭受灭顶之灾:草房土墙倒塌无数,即将成熟的麦子被浸泡在齐腰深的浊水里。为了活命,乡亲们大多走上了外逃谋生的道路,那些留下来的老弱病残,只能在水泊泥沼里寻找些螺蚌、慈菇充饥。那时,湖区老百姓多么渴望能够摆脱水涝灾害的魔爪。

1957年6月,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八个年头,为了根治中原大地的水涝灾害,国家投资1800万元,修建宿鸭湖水库。水库动工之初,政府首先对湖区百姓进行移民安置。爷爷说,当他听说政府要把我家迁到县城以南的一个平原乡村后,高兴极了,全家人终于可以摆脱洪水的侵扰了。

1958年3月,将当地移民全部安顿妥当后,上级政府动用周围5个县的民工11万人,用4个月的时间,挖湖底、筑堤坝,疏通河道,开凿灌渠,修建水闸,修成了既能蓄洪、又能灌溉的全国第一个大型平原人工水库。

宿鸭湖水库修好后,爷爷从新家徒步30多公里,登上新修的宿鸭湖大坝,远望一湖碧水,禁不住热泪盈眶。

父亲随爷爷离开宿鸭湖时,还不到20岁。虽然他在湖区生活的时间较短,但他心中一直有一份乡情。

1975年8月4日,受超强台风影响,一场特大暴雨从天而降。一时间,广袤的豫南平原成了水乡泽国,宿鸭湖也成了“洪水招待所”。8月7日,宿鸭湖上游的石漫滩、板桥等多座水库垮坝决堤,特大洪水以每秒2.68万立方米的流速,浩浩荡荡涌向宿鸭湖。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损失,上级部门对宿鸭湖水库成功实施了破堤分洪,但由于上游多座水库垮坝决堤,河南省1100余万人受灾。

天灾是残酷的,但压不垮家乡人民的意志和决心。1975年冬,随着“抗灾自救、恢复家园”活动的全面开展,政府先后为宿鸭湖灾区拨出专款超过1亿元,调集汝南、上蔡2个县的民工6000人,利用一个冬春的时间,对宿鸭湖水库实施加固除险恢复重建工程。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主动请缨,带领村里的几十名年轻人,加入了宿鸭湖工程建设队伍。

谈起这番经历,父亲总是感慨,当时,为了加快工程建设进度,他与兄弟县的民工们,不分昼夜连轴转,不讲待遇,不讲报酬,只想着早些让宿鸭湖真正成为造福一方的“幸福湖”。

如今,故乡宿鸭湖真的成了一座“幸福湖”!

算起来,我是从宿鸭湖边走出的第三代人。

由于从小受爷爷、父亲的影响,我对宿鸭湖有着很深的印象。对于她的过去,我没有太多的感受,在我脑海里的,是宿鸭湖如今的美景。

宿鸭湖经过几次重修、重建,如今已成为祖国北方的“人造洞庭”。

漫步在宿鸭湖东岸的百里长堤上,只见垂柳掩映,白鹭翩翩。湖西岸绵延着6万多亩森林植被和近万亩芦苇荡,此乃省级宿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之所在。如果你有兴趣乘快艇进入湖内,你会发现在宿鸭湖130多平方公里的水面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和古迹……

看到我描述的这些,你明白了吧,现在的宿鸭湖,已成了集国家鸟类保护区和国家湿地保护区于一体的水域观光型自然景区。

宿鸭湖建湖60多年来,由于上游多条河流的汇入,湖区内已堆积了大量的淤泥,影响湖区的防洪抗灾能力。2018年,国家投资31.58亿元,对宿鸭湖实施清淤扩容工程……

一个湖,三代情。一滴水也能映射出太阳的光辉,循着三代人的情感历程,我们能真切地感受到:随着我们的祖国日益强大,老百姓的生活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