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雇挖煤也犯法!

版次:y3    作者:林矩鸿来源:    2019年07月12日

受雇挖煤也犯法!

■林矩鸿

“我知道公安机关负责民爆物品的安全监管,没想到你们法院、检察院也来宣传,你们宣传跟安全生产相关的内容是什么呢?”6月6日,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的负责人在法院、检察院的宣传摊位前,好奇地问法官张世椿和检察官郭巧宇。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都是我们要宣传的。”张世椿笑着回答。

作为活动组织者的我,听了这话,不由得想到几年前一次执法,更加体会到开展法制宣传的必要性。

2015年6月27日,永定区培丰镇文东村12人非法进入已关闭的无证煤矿进行采矿作业,结果9人遇难。

“出了事故,首先要救人,还必须要控制矿主,擒贼先擒王。”这是事发后,指挥部发出的指令。作为应急处置工作组的一员,我参加了这起事故的调查工作。可非法矿主闻风而逃,当地公安部门决定先拘留这起事故的3名幸存者。

来自江西瑞金、名叫曾鸣的工人质问民警:“你们凭什么拘留我们?”

“你们涉嫌非法采矿!”民警答道。

曾鸣反驳道:“过去非法采矿都是抓矿主或包工头,我们仅仅是被雇来挖煤的,根本没有道理抓我们啊。”

民警看着理直气壮的曾鸣,耐心地届时:“你们挖煤虽然是受包工头指使的,但你们挖一车煤得150元工资,一天下来最少可得800元的工资,这就涉嫌领取高额固定工资。”

“可这都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血汗钱啊。”曾鸣委屈地说。

听到这,我觉得矿工和警察说的都有道理,以往也鲜有拘留矿工的先例。“领取高额固定工资就和普通矿工不一样,就涉嫌犯罪?”我不由得陷入沉思。

这时,检察官郭巧宇翻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指着第十一条规定让曾鸣看。“对受雇佣为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犯罪提供劳务的人员,除参与利润分成或者领取高额固定工资的以外,一般不以犯罪论处,但曾因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受过处罚的除外。”曾鸣读完顿时傻了眼。

我把这条规定细细地看了几遍,对曾鸣说:“你领取高薪,已经成了非法盗采分子的帮凶。再说,你在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无证煤矿挖煤,本身就是拿生命在开玩笑,对自己极不负责!”

“没想到,我只是受雇挖煤也犯了法。我们以后再也不敢盗采国家资源了。”曾鸣幡然醒悟。

此事传开后,外地民工大多不敢再去无证煤矿挖煤了。从那以后,我们应急管理部门也加强了和司法部门的沟通,增加了对法律法规的学习交流频次。这几年,利用安全生产月宣传活动,永定区应急管理局以安委办的名义组织公安、检察院和法院加大对涉嫌非法采矿罪的宣传力度的做法,也成为永定区安全生产宣传的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