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匠心妙手对接未来

版次:y7    作者:吴玉华,李斌,张兆增来源:    2019年06月12日

王曙群在风淋通道“吹风洗尘”后准备进入车间

王曙群与团队工作人员交流技术问题

人物简介

王曙群,国内目前唯一的载人航天器对接机构总装组组长,先后完成13次交会对接。

王曙群团队打造的对接机构,在浩瀚宇宙完成一次次美妙的“太空之吻”,用他们的匠心妙手对接未来,打造属于中国人的太空家园。

王曙群是“美丽上海追梦人”首季发布的先进典型之一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匠心妙手对接未来

——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149厂首席技师王曙群

■本报记者 吴玉华 李 斌/文 张兆增/图

儒雅、沉静的王曙群不太善于讲述自己的故事。但是,他身上的故事实在太多:作为国内目前唯一的载人航天器对接机构总装组组长,他在2005年就被评为特级技师,成为当时中国航天最年轻的特级技师。

他,始终秉承“拧紧每一颗螺丝、装好每一个产品”的工作理念,坚守一线岗位32年,从一名技校毕业的普通技工,最终成长为“大国工匠”,成为中国载人航天总装领域杰出的技能人才。天宫一号,神舟八号、九号、十号、十一号,天舟……每一次发射,都是对王曙群和其团队阶段工作成果的“考核”。在通过总计7次“考核”,圆满完成13次交会对接试验任务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正式迈入空间站建设阶段。

仰望太空,群星璀璨,宛如王曙群和他的团队。

“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

为了保证试验的连续性和测试数据的准确性,王曙群带领团队每次都坚持连续工作37个小时。半夜睡意袭来时,他们就用冷水擦一把脸;饿了,就啃几块饼干。就这样,31套单机他们连续做了31次37个小时的试验。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邓小平同志提出韬光养晦,先发展经济,解决老百姓生活问题的战略部署。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步入低谷,那时候,企业为了生存发展纷纷开展民用产品的研制。”王曙群说,“此后,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譬如海湾战争、南斯拉夫战争爆发,特别是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国家对国防有了新的认识,直接推动了航天事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王曙群进入航天领域。1989年,王曙群技校毕业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149厂,从事工装模具装配、维修工作。

当时,国家并不富裕,整体基础科研能力较低,航天又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点领域,国际上在相关技术方面对我国进行了严格封锁,载人航天工程的研制完全靠独立自主,而相关产品的特殊性又决定了无法在市场上购买到合适的检测设备,还是只能自力更生,把超过一半的精力放在自己动手制造实验设备、开展基础性研究上。

朴实的王曙群说:“我没有高学历,当时接触不到高精尖的技术工作,所以我就决心踏踏实实地拧紧每一个螺钉,装配好每一件工装产品,确保不因工装问题影响产品质量。”

工作之余,王曙群通过不断学习提升技能水平。在一次晋升中级工考试中,他获得全厂第二名的好成绩,这使他跻身1996年厂里第一届高级工培训班。

由此,王曙群迎来了技能提升过程中的一个重大转折。在此期间,正好赶上企业开展对接机构产品研制工作。“新的任务、新的技术,促使我带着问题学,把学到的东西应用于实践。”王曙群说。

空间交会对接到底有多难?截至目前,只有美国、俄罗斯完全掌握了空间交会对接的全部技术。空间交会对接的执行机构,对接机构中目前只有俄罗斯掌握全部制造技术,其技术难度在航天领域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它涉及100多个测量动作、位置、温度的传感器,近300个传递力的齿轮,750多个轴承组合,1.1万多个紧固件,数以万计的导线、接插件、密封圈和吸收撞击能量的材料等。各种各样的接插件,密密麻麻的电缆线,看得人眼花缭乱,更不要说进行完美装配了……

面对这样一团“乱麻”,王曙群参与研发了50多台(套)专用装备,完成相关论文15篇,获得5项国家发明专利,成为对接机构技术国家专利主要发明成员之一。

1998年,对接机构进入初样产品研制阶段。由于很多工作都是首次开展,王曙群所在团队遇到了各种未曾想到的困难。在那段时间,加班对于王曙群班组来说是家常便饭,而且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他们的加班都是超长加班。

连轴转的工作极其考验人的专注度和耐力。对接机构中的每一套单机都必须经过各项试验,合格后才能进行总装,其中10大类31套单机还需经过热循环试验的考核,一次热循环就需37个小时连续试验。

为了保证试验的连续性和测试数据的准确性,王曙群带领团队每次都坚持连续工作37个小时。半夜睡意袭来时,他们就用冷水擦一把脸;饿了,就啃几块饼干。就这样,31套单机他们连续做了31次37个小时的试验。

“我曾经失败过、气馁过,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王曙群说。

除了匠心情怀,还要有绣花功夫

“航天人的研制工作是非常艰苦的,支撑我们坚持下去的主要动力就是对成功的渴望和对航天事业发自内心的热爱。没有情怀,这项工作很难坚持下去。”除此之外,基本功要扎实,要耐得住寂寞,很多工作就是从拧一颗螺丝开始的。

“质量无懈可击,提升永无止境”,是王曙群和他团队从实践中总结出来并始终坚持的工作理念。如今,它不只是挂在醒目位置的标语,更是代表了王曙群及其团队以匠人之心铸航天重器的不懈追求。

“航天产品是需要高度集成的产品,任何一个环节的疏漏都可能造成巨大损失,就像美国挑战者号失败是因为密封圈老化,哥伦比亚号失败是由于隔热瓦破裂。”目前,尽管我国航天发射的成功率已经达到97%左右,达到国际主流水平,王曙群还是不满足。他说:“这3%也是不可原谅和接受的。对我们来说,交付的产品只有0分与100分的差别,没有97分的概念,生产过程中一个零件可能价值100元,当它成为产品的一小部分时,它的价值可能超过1万元,如果装到整器上,它的价值就可能超过100万元,当它被运到发射场上了发射塔,它的价值就可能达到1亿元甚至更多。这看起来只是经济账,但是放到国家层面,就不仅是经济账了,更多的是国家形象和社会效益。”

2009年,在某单机产品做试验时,工作人员发现低温时某一数据点会发生瞬间丢失和跳变现象。王曙群等人抱着“怀疑一切”的态度,经过较长时间的排查,最终发现,为防止传感器一个阀片的螺钉松动,工作人员点了一点儿502胶水,因为胶水具有流淌性,在螺钉表面形成一层薄薄的膜,造成簧片触点压力值变化,导致信号数据丢失和跳变。

“这样的排查,说起来简单,其实代价往往是工作人员十天半个月不能回家。”王曙群说,“航天人的研制工作是非常艰苦的,支撑我们坚持下去的主要动力就是对成功的渴望和对航天事业发自内心的热爱。没有情怀,这项工作很难坚持下去。”

车间里大部分仪器都穿着特制的“防尘衣”。每个人进入总装车间前都要穿上白大褂、戴上白帽子,在风淋通道“吹风洗尘”。

“组成对接机构的有100多个测量动作、位置、温度的传感器,近300个传递力的齿轮,1万多个紧固件,数以万计的导线、接插件、密封圈和吸收撞击能量的材料,把它们完美地组合到一起,实现最佳性能,是我们工作的最大追求,对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严格控制。”王曙群指着散放着的配件说,对接锁系同步性装调质量,决定着航天员能否在太空生存和安全返回地面,是交会对接任务的重中之重。

“研制初期,对接锁系的装调最多经过3次分离与密封试验,分离角速度就无法满足同步性要求,且数据变化毫无规律可循,成为对接机构研制道路上的拦路虎。”王曙群说,凭着丰富的实践经验,他提出“对接锁的同步性与钢丝绳的张力和绳轮的转动角度有关,但与锁钩的钩间距关系更为密切”的想法,并据此制定了多项试验方案,尝试着将每把锁的钢索紧固螺母每转动1度,测出12把锁对应的钩间距、钢丝绳张力和绳轮角度3个变化值。每转动1度得动作重复上百次后,获取一组有效值。在多达150万个数据中,他提炼出了钢索紧固螺母的旋转角度与钩间距、钢丝绳张力以及绳轮角度之间的变量关系,形成了每变化1度的装调对应关系表,不仅能使柔性传动的对接锁系快速精准地调整到同步,也使同步稳定性从最初的3次提高至50次。

“干我们这一行,基本功要扎实,要耐得住寂寞,很多工作就是从拧一颗螺丝开始的。”这些冰冷的物件在王曙群手中却像会说话的生命体。他跟它们对话,熟知它们的秉性,以至于哪个零件是用什么样的机床、用何种方式加工出来的,他一看便知。

“做好我们这项工作,除了匠心情怀,还要有绣花功夫。”王曙群说。

为国家做“备胎”,也为百姓谋福利

“一个国家有再多的财富再多的金钱也买不来安全。从某个角度说,航天是维护国家稳定和安全的‘备胎’。我们就是要为国家安全做好‘备胎’,同时提升技术水平,为老百姓日常生活谋福利。”

2011年,天宫一号作为带着对接机构首次上天的飞行器,承载了王曙群太多的梦想。

可就在天宫一号发射前,大家刚因完成了前一阶段工作准备稍微放松一下的时候,对接机构在进行最后一项热真空试验过程中,出现了无法解锁分离的问题。现场一时无法判定问题症结。

这一突发情况惊动了所有研制线上的技术人员。问题如果不能在短期内解决,不仅会在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而且会直接影响天宫的发射计划。

技术人员经过分析后,列出了所有故障模式,但一时无法判断问题的根源。

在这种情况下,熟悉对接结构的王曙群被请到了现场。了解了故障情况后,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这个时候,我必须比谁都冷静。”

通过系统分析,王曙群沉着地列出了所有故障可能性,逐一分析、排除,很快将问题锁定在锁驱动中的一根传动轴上。他判定该传动轴已经断裂,且是由于试验设备过载造成的。

这一判断很快得到证实。没过多久,故障被排除,天宫一号如期发射,先后与神舟八号、九号和十号飞船圆满完成多次空间交会对接,按计划开展了一系列空间科学试验。

“天宫一号的成功发射,标志着中国迈入中国航天‘三步走’战略的第二步,即开展空间交会对接技术及完成在轨补加技术的验证。”王曙群说,“空间站的建设,不仅仅是我国航天事业从航天大国迈向航天强国的重要标志,更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体现,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支撑,具有里程碑意义。”

王曙群介绍,航天产品的特点是单件小批量生产,无法实现自动生产。在不断提升产品合格率的基础上,企业还要考虑生产成本。

近几年,他们秉承可推广、可复制的理念,对班组“五零三化”的质量管理模式进行总结固化,荣获2018年中国质量奖提名奖,成为航天科技集团唯一获此殊荣的班组。但获奖不是目的,只是代表新的起跑线。

“航天作为高端制造业代表,赶上了国家和上海发展的好时机,能够成为国家、上海的名片。”王曙群说,“我们航天人会在这方面作出更大贡献,为上海成为科技创新领域的排头兵贡献更多的智慧和力量。”

王曙群认为,老百姓可能感觉航天技术离自己很遥远,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有数据显示,航天技术投入1元钱会带动相关产业7元到12元的产出。

“老百姓的吃穿住行都会受到航天技术的影响,譬如蔬菜的脱水技术、尿不湿、气垫鞋、汽车导航等。”王曙群自豪地说。

“现在微信上用的那张地球的照片,就是我们的风云四号卫星拍摄的。”王曙群骄傲地说,“这既代表了我们国家技术水平的升级,又提振了我们的民族自信心。”

“一个国家有再多的财富再多的金钱也买不来安全。从某个角度说,航天是维护国家稳定和安全的‘备胎’。”王曙群说,“我们就是要为国家安全做好‘备胎’,同时提升技术水平,为老百姓日常生活谋福利。”

运动员逐渐转型为教练员

“用‘航天职工看航天’的方式,让员工到基地感受震撼的场景,让他们体会到自己负责的型号获得成功的喜悦等,通过点点滴滴的细节培养他们的工匠精神。”

2019年2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他强调,太空探索永无止境。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航天工作者要为实现探月工程总目标乘胜前进,为推动世界航天事业发展继续努力,为人类和平利用太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更多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

“总书记的讲话,给我们航天人提出了新的要求,让我们深受鼓舞。”王曙群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航天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实现航天梦需要团队的力量,需要航天人继续默默耕耘。”

谦逊的王曙群表示,在这个航天队伍中,他只代表一个群体,做了一点儿工作。再过十几年他就退休了,他要用几年时间把年轻队伍建立起来,这个产业需要有活力有能力的人才接力。

“年轻的队伍就是发展的后劲。”王曙群说,“我们会从多个方面培养年轻队伍的工匠精神。例如,用‘航天职工看航天’的方式,让员工到基地感受震撼的场景,让他们体会到自己负责的型号获得成功的喜悦等,通过点点滴滴的细节培养他们的工匠精神。”

近3年来,王曙群通过实训基地的平台,已经为企业培养了42名高级工、17名技师。

“老王是我们年轻人的偶像和榜样,在工作中他会抓住每一个机会培养我们。”总装工夏巧伟说,“正是老王身上的那股子执著劲,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了能独当一面的技术能手。”

王曙群的言传身教,让徒弟们始终把“严慎细实”四个字深深烙在脑海中。

近年来,结合宇航产品高质量、高可靠性的要求与单件、手工、技术新的装调难点,王曙群带领班组完善岗位依据目录百余项,重修专项操作规程5项,完善考评奖惩条例,全面推进“星级现场”管理。

王曙群带领的这支平均年龄38岁的17人班组,成为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唯一一个技师比率超过80%、双师比率达18%的技能型班组,多次荣获“全国质量信得过班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金牌班组”“上海航天金牌班组”等称号。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组员们多次斩获“中华技能大奖”、获得“全国技术能手”等荣誉称号。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这是王曙群写在工作室墙上的一句话,更是他作为航天一线工人许下的铮铮誓言:传承弘扬航天精神,脚踏实地不断创新,以匠人之心铸航天重器。

航天作为高端制造业代表,赶上了国家和上海发展的好时机,能够成为国家、上海的名片。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航天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实现航天梦需要团队的力量,需要航天人继续默默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