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色如药

版次:y4    作者:张渤宁来源:    2019年04月15日

柳色如药

■张渤宁

每次从小区东门进来,我都会被健身器材场地旁那株高大的柳树吸引住眼光。初春的蒙蒙细雨中,柳树的枝条还很稀疏,柳叶已经从微绒的鹅黄转为碎玉般的淡绿,崭新清爽,好颜色莫过于此。

记得小时候,在一个春天的早晨,我在微茫的晨光中睁开眼睛,母亲早已从田里归来,煮好了一大锅粥,一篮带露的青菜搁在厨房的水缸边。春气爽人不觉冷,我睡眼惺忪地走到后院,母亲静静地坐在一把小靠背椅上,扭头对我说:“披个褂子呀。”母亲的声音有些疲倦,我感觉她好像是病了。果然,母亲接着说:“今天早上试到人不新鲜,有点不舒坦。”那是我们当地的方言,意思是:“感觉身体不舒服,像是生病了。”我便给母亲轻轻捶背,我们母子俩就这样对着院子里的杨柳,没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手乏了,后背也微微地出了汗。母亲忽然连打了好几个嗝,看得出她感觉畅快多了。

母亲忽然回头看着我,大声说:“哎呀!我的儿啊,这大清早天凉,你还没穿褂子,快进屋去穿!”母亲声音一变大,我就知道母亲的“不新鲜”已经好了。我忽然有一种感觉,院子里的杨柳就像是我家的医生,它那清新的杨柳色,就是治好母亲“不新鲜”的药。我仔细打量着那些杨柳,想如果它们开口和我说话了,那它们的嘴巴会在哪儿。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现在在城里,每当我看到初春的杨柳时,那淡淡的黄绿色,就会让我想起故乡,想起母亲。我特别想找一个词来形容这种颜色,这颜色,可以说是药色么?药色杨柳,是的,看看这清爽悦目的柳色,什么“不新鲜”,什么头疼脑热,顿时都会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