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更多灾难中的人,愿用一生去追随

版次:y3    作者:王堃来源:    2019年04月15日

▶2008年汶川地震时还是牙科医生的郝南

▲彝良地震期间郝南(右二)与志愿者们在献鸡村工作

帮助更多灾难中的人,愿用一生去追随

——记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负责人郝南

■本报记者 王 堃

初见郝南,他正在进行南非洲热带气旋“伊代”灾害的响应行动,一整夜没睡,眼球上布满了红血丝。但谈起了他创立的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和他的人道主义救灾救援,郝南却精神饱满,看不出一丝疲惫。

汶川之殇

给灾难中的人带来希望

郝南出生于辽宁大连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教师。2000年,学习成绩优异的郝南考上了北京大学医学部口腔专业。2007年,郝南毕业后留校在北京大学校医院工作,成为了一名牙医。

2008年5月12日,是每一个经历过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的日子。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郝南沉浸在这种迫切地想要去帮助灾民的焦急当中,他收拾好了行囊,打通了前方志愿者服务组织的电话,确定自己作为医疗人员可以贡献一份力量后,向单位递交了申请,留下一份遗书,奔赴了灾区。

当郝南到达成都时,他发现实际情况和出发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很多志愿者从四面八方赶到了灾区,但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灾区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那些在灾区里面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志愿者,回到成都告诉他们的是灾区有大量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太多天过去了,有很多的地方还没有得到及时的援助,而一些捐献的物资却不知道该向哪儿投放。他意识到,也许留在成都,协调好物资和需求之间的关系,比自己到一线去作医生能奉献出更大的作用。

于是郝南在成都租了一个房子,发起了一个志愿者驿站,一边接待志愿者,一边在QQ群里面搜集信息,然后把灾区的需求和物资对接在一起。其中包括协调了一车又一车的桌椅板凳拉往汉旺,给驻扎在都江堰的部队送去急救药物等等。那段时间,郝南每天都要打200多个电话,24小时不能休息。

2010年4月14号,玉树地震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郝南召集了很多在“5·12”大地震时和他一起工作的小伙伴,培训了北京大学的一些志愿者,通过信息的搜集、调度和发布来引导资源的有效调配。灾后第7天,郝南他们把这个小小的网络团队命名为“卓明”。

那时有部电影《2012》风靡一时,世界末日,人类为了在灾难中留存文明的火种,在西藏的卓明谷建造了诺亚方舟。当时,和郝南共同参与灾害响应的伙伴们一起选了“卓明”这个名字,寓意在灾害到来的时候能提出应对的办法。

接下来的几年里,卓明不断地走向专业化,致力于解决灾害援助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通过发布研判报告、救灾简报、受灾社区信息等产品,以及构建机构网络、开展能力建设等方式,帮助参与救灾的组织机构了解灾情与需求,相互协调,从而更有效率的帮助灾民。

“山竹”脱险

有质量有尊严的救援

2018年9月16日17时,台风“山竹”在广东台山海宴镇登陆,9月18日,山竹的威力在逐渐减弱,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整个广东省都松了一口气,很多救援队伍已经开始准备撤离了。然而此时,“山竹”的一条尾巴,一团降雨云系开始在广东省阳春市的漠阳江上游盘踞不前,截至傍晚18时,暴雨已经连续下了10多小时,漠阳江水位暴涨,山上的水库已经超出了最大负荷,下游的阳春市岌岌可危。

“阳春小时降水量连续超过洪水成灾阈值!”24小时监测广东全省降水量的卓明志愿者发出了警报信号。“阳春发布了暴雨和洪涝的红色预警!有很多网友在微博发出了紧急求救!水已经很快淹到了腰部!”监测网络的志愿者第一时间搜索到了信息并向郝南报告。

郝南根据求救发出地址的分布和水雨情监测信息进行了研判,得出灾情重大且紧迫的初步结论后,立即在响应本次台风的社会组织负责人微信群里发出了消息:“谁还在广东阳春附近?23时后这里的水位即将超过汛限水位三米。急需水上救援力量转移群众,今晚能赶到的队伍请立即向阳春集结!”

他又协调志愿者挨个回拨求救者的电话:“您好,这里是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我们收到了您发布的求助,已经通知周边的救援力量前往,请您在等待救援过程中保持冷静,保存体力,照顾好自己和身边的人。”

短短半个多小时,有十几支社会组织救援队响应了郝南的呼吁,赶往阳春市。当晚,这些救援队伍一共紧急转移了3000多位漠阳江边低洼地带的受困群众。整整一夜,郝南和他的团队都在电脑前紧张地忙碌着,生怕错过每一丝细节,直到阳春市群众都转危为安。

这十年来,国内外每一次灾害发生时,郝南都坐在电脑前,紧张的搜集救援信息,第一时间传递出去。雅安地震时,他一个星期仅睡了十几个小时。“在我们卓明能坚持下来的都是最能熬夜的,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大家都习惯了。每年五月到十月属于灾害的多发期,这段时间我一般都不敢提前预约时间稍长的活动。中国是自然灾害较多的国家,我希望每一个受灾的群众都能够得到更有质量更有尊严的救助,我们工作最大的意义在于通过有效的信息支持,提高了救灾行动的效率,减少了不必要的损耗。”郝南说。

人道主义

人活着要有信仰

2015年,郝南去日内瓦参加研讨会,期间参观了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在博物馆里,看到人们用坚实的信念去实践人道援助行动的场景,郝南被震撼了。也是从那时起,郝南决定把这种实践的人道主义作为自己的信仰,人生的准则和价值的取向。

郝南说:“人活在世上需要方向,真正需要什么是要不断向内心探求的。一些正向的价值在当下正在被现实解构和消解。有的时候,人们甚至会怀疑博爱和公平是否真的存在。当我理解作为人道援助的基石的原则和理念,才明白我想追求的是什么。帮助更多灾难中的人,是我愿意用一生去追随的事业。”

于是郝南决定结束七年的牙医工作,把自己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救灾的事业中。提交辞职报告后,郝南才把消息告诉自己的父母。得知消息后,父母竟从大连坐着火车来到北京,找到郝南的单位领导问:“主任,我儿子是不是做错事了,他为什么要辞职啊?”郝南的领导一脸无奈地说:“叔叔阿姨,我们也觉得很惋惜,郝南在我们科室工作突出,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他每年都被评为科室的最佳医生。”

就在辞职的一个星期后,郝南的爱人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媳妇一直都很支持我,她理解这是我真正想做的事。她现在在高校里做研究,我们俩平日的花费很少,我媳妇儿主要就是买书,好几年才买一次衣服。”说到这,郝南的话语里充满了对妻子的愧疚和感激。

辞职的前三年,郝南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一家基金会的支持,每年大约十万元左右,这十万元,除了一部分要拿做家庭的基本生活以外,他要用大部分钱支撑自己的专业学习:上课,培训,考察。去年郝南报名学习了“人道援助项目评估与监测”的课程,五天的培训费有一万元。几乎每年郝南都要出国考察学习两次。但从2018年起,这每年仅有的十万元收入也已经到期。而在卓明,目前只有郝南一人是全职的。

如今,天南海北都留下了郝南的身影,他四处讲学,帮社会组织设计、执行救灾演练。郝南说:“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放弃牙医这么好的职业去冒险?牙医这个职业很稳定,一辈子能看多少个病人,都是可以计算出来的。我相信,我不做牙医,世界上还有很多的牙医。但在人道援助领域职业从业者太少了,整个行业都没成型,而这个职业同样可以帮助很多很多的人摆脱困境,好好生活。这笔账是很容易算的。我希望救灾行业可以因为有我们的存在而有越来越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