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文

版次:y2    作者:来源:    2019年03月15日

(上接第一版)一般超过100米的高层建筑,必须专门设置供人们疏散避难的楼层。因为一旦发生火灾,高层建筑的电梯停运,而消防云梯高度又无法满足救火需要,最好的避难办法就是逃至最近的避难层。我们不仅需要按规定建好避难层,还应尽到告知义务,规范指示标志,让每个人都熟悉避难层位置。

“建筑安全问题在农村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更加突出。”张雄指出,前不久福建、江西等地就发生了多起自建房倒塌事故。因为缺少建筑规范,农村建筑往往暗藏危险,面对地震、泥石流等灾害时更是无力应对。

罗小云表示,农村的应急短板还受到人口结构的影响。“十几年前,农村的家庭以中年人为核心,灾害来临时,他们在自救和救援方面能够发挥很大作用。现在的农村‘空心化’现象严重,年轻力壮的中青年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妇女、儿童。”罗小云解释,这些群体灾难应对能力不强,一旦发生灾害,因灾致贫、因灾返贫的现象难免出现,为脱贫攻坚工作带来挑战。

此外,重大基础设施安全也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钱铭介绍,近几年,我国高速铁路建设发展迅速,在13.1万公里的铁路网中,高铁达到了2.9万公里。随着铁路运营里程不断增长,铁路安全压力持续增大。此外,由于高铁沿线安全隐患整治存在体量大、涉及面广、易反弹等难点,高铁沿线安全环境整治的任务复杂而艰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铁路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卢春房表示,川藏铁路面临地形地貌变化剧烈、生态环境非常脆弱、工程非常巨大等难题,我们既要确保建设期安全,还要确保运营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