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禅意”

版次:y8    作者:潘玉毅来源:    2019年03月15日

生活中的“禅意”

■潘玉毅

读李修文的《山河袈裟》如进一座孤城。

从体裁来说,《山河袈裟》属于散文集,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故事断断续续,文字拉拉杂杂,不像小说那么连贯,也不如诗歌那么空灵,与之交流,读者常常要先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才行。但读者一旦进去了,就不愿再出去。

山河与袈裟,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好在作者在开篇就对书名作了解释:“收录在此书里的文字,大都手写于十年来奔忙的途中,山林与小镇,寺院与片场,小旅馆与长途车站,以上种种,是为我的山河……唯有写作,既是困顿里的正信,也是游方时的袈裟。”读至此处,我对作者的本意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山河袈裟》厚达三百余页。作者看似不经意间信手挥洒,却又在暗中开启了一个“传送门”,将现实中的人带入到了他所营造的文字世界中。

李修文的文字是美的。其文之美,重章叠唱,回环曲折,读完了,犹觉余音在耳边环绕。散文的淡定从容,好比是平静海面下潜藏的巨大暗流,它的蓄势待发比喷薄而出更有力量,更能打动人心。都说有血肉的故事读起来才不会乏味,作者深谙此理,亦从此处着力。在《桃李紫金冠》中,作者说:“烟尘里的救兵,危难之际的观音,实际上一样都不存在,唯有回过头来,信自己,信戏,以及那些古怪到不可理喻的戒律。”我们每天都有可能面对许多无奈,而破解之道,只在自己。生活的安定从来就不只是衣食无忧,还有内心的安稳。

为了理想,为了家人,每个人少不得要为生活奔忙。也许,慢慢地,我们会遗忘了初衷,放下了坚持,甚至丢掉了悲悯情怀。但也有可能在某一天重拾起来。如何平衡,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哲学命题。好在柔软和坚强从来就不是对立的。因为爱,面对风雨我们需要坚强一点,但面对所爱的人,又可以比谁都柔软。

生活中,我们每天都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发生大大小小的故事,由此拥有喜怒哀乐诸般情绪。作者清楚地知道,深情未必都是温情,也有可能是伤情。于是,在作者笔下,在《一个母亲》《每次醒来,你都不在》诸文中,无论是有一个疯儿子的母亲,还是经历丧子之痛的父亲,都鲜活地立了起来。

细想来,无助有时也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故此,我们时常怀念一个人、一件事。其实,杏花春雨江南是美的,破屋断壁残垣也可能是美的。穷愁痛苦是很多人都曾经历或者将要面临的实际困难,却未尝不是一次很好的历练机会。山河袈裟,生活就是参禅。这是我从作者的字里行间所感知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