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

版次:y8    作者:李嘉文来源:    2019年03月15日

我的梦想

■李嘉文

库尔勒市素有香梨之城的美誉,是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也是古丝绸之路中道的咽喉之地。虽然它毗邻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但市内三条河的贯通使其环境颇为优美,特别是市中心的孔雀河远近闻名,虽没能吸引来孔雀,却让无数天鹅在这里驻足。

我是2012年12月到这里工作的。那年6月,我从西南大学毕业,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生,也找到了几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可最终,我选择了“回到家乡,建功立业”。顺利通过笔试、面试、政审等环节后,我成为新疆消防队伍中的一员,后被分配至巴州支队一中队。

在一中队的2年时间里,我参与过大大小小的灭火救援500余次。我第一天到中队战斗班时,迷彩背包还没来得及下肩,电铃就响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不宽敞的楼道里响起。由于刚来,不熟悉环境,我犹豫了3秒钟,结果脑海里满含英雄气概的小人立刻胜出。战斗服架上有几套闲置的灭火战斗服,于是我右手拿起装备,左手抓住车把手,一跃进了救援车。

那一天,库尔勒城乡接合部一储存香梨的冷库发生氨气泄漏事故。由于我是新人,在现场并没有被分配内攻、关阀断料等主要任务,而是被安排参与现场警戒和外部观察。参谋长作战经验丰富,他到场后,迅速佩戴好空气呼吸器,带上2名老队员,组成一个内攻组,准备爬梯,由二层窗口进入作业。我见状,忙跟在他们3人身后,戴上空气呼吸器。由于我戴着眼镜,在拉紧面罩时,面罩没有与脸部完全贴合。我抱着侥幸心理想,只要供气阀正常供气,就算面罩贴合不紧,也没啥大碍。我帮助内攻组扶稳梯子,待他们都从窗口进入后,也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很快,一种莫名的气体钻进了我的面罩,起初是感到很辣,不足1秒,那种灼烈感袭击了我的整个面部,我眼前一片白,立刻失去了意识,从梯子上掉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我慢慢睁开眼睛,扶着墙面,半弯着腰,一步步悄悄地撤了出来……

这起泄漏事故后来被成功处置,也给我上了一课。

2015年到2016年,我在乌鲁木齐市文光路中队当队长。那一年半时间里,我印象最深的是2016年在一场地下轮胎库房火灾中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瞬间。

当时,一个堆放着上万个轮胎的地下库房全部过火,着火面积2000平方米。我们是辖区主战中队,我是首战到场的第一指挥。

进入地下库房的通道只有两个,一个是地库大门,距离着火点还有60多米,轮胎燃烧所散发的有毒浓烟使能见度不足半米。我们选择了另一个通道——地下室楼道。破拆障碍物进入后,着火点近在咫尺。由于空间狭小,我带1名有经验的队员从缝隙处挤入,刹那间一股热浪汹涌而来,让人无法躲闪,虽然我们防护到位,但仍有要被烫到熔化的感觉。

我把水枪扛上肩膀,保证水和泡沫的混合液能瞬间射流到着火区域,身后有经验的队员不停地用手沾上水枪射出的泡沫液甩在我俩身上。我们坚持了8分钟左右后,室内温度瞬间升高,一股热浪将我们推了个趔趄。我俩连滚带爬地挤过缝隙,又回到了地面。稍作休息后,我们准备再次进入,突然,6楼顶的玻璃掉落下来,“砰”的一声砸在我的脚旁。也许这是上天给的一个提醒,但当时我根本没有在意。我又带着那名队员,二次进入,并在身后布置了掩护射流水枪,来为我们降温。这次我下了狠心,要长时间作战,压制火势!

下到地下室,我把水枪递给身旁的队员,就往缝隙里挤,突然间,听到“刺啦刺啦”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响,同时感觉整个楼在晃动。我立刻把队友往外推了一把,再使劲挤出来,边打手势,边拉着他往楼梯上跑。就在一刹那,轰隆一声巨响,我们脚下一打绊,磕倒在了楼梯上。在我们身后,就在我们刚才的灭火阵地上方,1楼整个坍塌。

一场又一场的战斗,让我学到了很多。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写道:“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也是我的梦想,虽渺小如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一粒沙,但当阳光照亮千千万万个逆行者的梦想时,我们必将成为新时代应急管理事业的弄潮儿。

(作者单位:新疆乌鲁木齐市消防支队新华北路中队)